分类:文化遗迹
录入日期:2013-05-06 00:00:00  录入用户:WEB  信息来源:巴彦淖尔地质公园管理局   作者:管理员
朔方郡三县古城遗址及周边古墓群
相册浏览
早在战国时期,赵国的势力已到达巴彦淖尔地区,乌拉山的山前地带当时归属九原,但其势力是否扩展到后套平原,现在还缺乏有说服力的证据。秦时蒙恬略取河南地(鄂尔多斯高原西北方),在狼山北修筑长城,后套平原始属九原郡辖地。秦亡后,河南地为匈奴楼烦、白羊王占领。武帝元朔二年(前127年),卫青出云中以西,至陇西(郡治狄道,在今甘肃临洮县),击败盘踞河南地的楼烦、白羊王,夺取河南地。汉武帝用主父偃之计,立朔方郡(郡治朔方,今杭锦旗东北的什拉召古城;东汉时郡治迁至临戎,即今磴口县河拐子古城),使苏建发十余万人修筑朔方城,并修缮了秦时蒙恬所筑的障塞。同年夏,又“募民徙朔方十万口”。武帝元狩三年(前120年),山东水灾,又徙山东贫民于关中及朔方以南、新秦中七十余万口。武帝元鼎六年(前111年),在上郡、朔方、西河、河西设田官,命边塞士兵六十万屯田戍边。河南地土地肥沃,又有北河(今乌加河,当时为黄河主流)天险,汉王朝意欲将此地建成抵御匈奴的前方基地。匈奴经多次打击后,余部往西北迁徙。此时,单于的主力直对五原至鸡鹿塞(今磴口县狼山的哈隆格乃沟)一线,为保卫关中的北大门,武帝太初三年(前102年),命光禄勋徐自为筑五原塞外列城。此段长城称汉外长城,共有两道,都是从武川县西北部开始向西北行,在乌拉特中旗境内,二线大致平行,并均向南弧折,最短距离仅5公里,在乌拉特后旗乌力吉图苏木巴音努如进入蒙古南戈壁省。
朔方郡自开辟以来,时有战事,人民生活尚不十分安定。直至汉宣帝时期,五单于争立,匈奴内乱,呼韩邪单于于宣帝甘露三年(前51年)款塞称臣,请求和亲,汉王朝采取怀柔政策,才结束了北边长期纷争的局面,人民生活渐趋安定,朔方郡进入繁荣发展时期,到新莽时期,由于北边诸郡安定局势被破坏,朔方郡逐渐衰落。东汉初,朔方又为卢芳割据政权所据,至东汉建武十六年(公元40年)才回归汉王朝。这一时期边郡人民颇多内徙。其后,匈奴内讧,南北分裂,南匈奴附汉,北边又趋安定,汉王朝又鼓励 当初内迁的人民归还本土。南匈奴附汉后,朔方为南单于右贤王驻牧地。和帝永元元年(公元89年),窦宪出兵朔方鸡鹿塞,大破北匈奴。此后鲜卑渐起,活跃于大漠南北。
巴彦淖尔地区的汉代障塞以高阙、鸡鹿塞、满夷谷等最为著名。高阙,一说认为在临河市东北的两狼山口,一说认为其位置应偏西。鸡鹿塞,据侯仁之、俞伟超先生考证,在磴口县的哈隆格乃沟。此沟沟口筑有石城,近年在石城附近还发现石筑长城。长城自石城北哈隆格乃河西岸始,绕石城西,向西南沿山脚而去。由此往西,在狼山西段巴彦淖尔盟与阿拉善盟交界的布都毛德沟沟口西侧一级阶地上,筑有南、北相邻的两个小土城,二级阶地上,自沟口西侧的山峰下筑有长城,走向东南,长城外侧高在4米以上。长城遗址附近见有汉代陶片。布都毛德沟是河套通往西北方向的一条宽阔的山谷,当为汉代一重要障塞,或为鸡鹿塞旧址也未可知,应引起今后工作的注意。满夷谷,据考证为五原县通往乌拉特中旗公路通过的乌兰不浪山口。包头市固阳县的秦长城,自西斗铺进入乌拉特前旗东北部的小佘太乡,又经察合台山的阴坡,进入乌拉特中旗的狼山口,从此向西,直至布都毛德沟,每个山口里面均有长城遗迹。这一段长城汉代也曾延用。乌拉山山前的长城,最早建筑于战国,汉代又曾修缮利用。
关键字
Copyright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巴彦淖尔市地质公园管理局  蒙ICP备14001471号